热线电话
13825072623;13690819388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服务小知识

新闻中心

2020年疫情之下高空作业平台行业处于什么样的状态?

日期:2020/5/25    浏览率:72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席卷全球,多地高空作业平台制造商先后宣布暂停除了中国以外的多个制造工厂。2020年疫情之下高空作业平台生产、销售和租赁公司将处于什么样的状态呢?海克斯带您先看看2019年中国市场的现状。

    自2012-2019年是我国高空作业平台发展速度最快的6年,年均产销量增长在30-40%,行业销量及市场保有量每年呈倍增态势,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和融资公司看好高空作业平台行业,开始大量进入高空作业平台市场。

 

租赁商目前的现状


  每年均有新入行租赁商加入,整个租赁行业中,前几年加入高空作业平台租赁的从业者占行业总从业人数的半数以上,1000台以上的高空作业平台租赁商仍属于行业金字塔顶端,占比不超过总量的10%,保有量一两百台的租赁商占绝对多数。近年加入的租赁商大多从工程机械、叉车经销商、销售公司转型,将高空作业平台作为其服务项目的补充与衍生。


从产品类别看,目前高空作业平台租赁以剪叉式高空作业平台、直臂式高空作业平台和蜘蛛车为主,但总量最多的还是投放成本较低的剪叉式高空作业平台;从品牌选择角度,国内市场常见的高空作业平台品牌有JLG、吉尼、skyjack、Snorkel、Palazzani、欧力胜、鼎力、星邦、中联重科、徐工消防、临工等众多品牌,而且绝大多数租赁商表示:选择合作伙伴时,品牌知名度、操控性、售后服务以及故障率低的设备成为其重要的选择依据之一;从用户角度看,高空作业平台可广泛应用在各个领域,但中国高空作业平台市场兴起较晚,目前依然集中应用在建筑,机场、航天、高铁、商场、会展场馆等领域。


  随着中联重科、柳工、临工等工程机械巨头的加入,势必为租赁商在产品品牌、质量、服务等方面拥有更多的选择权和话语权,众多高空作业平台制造商为获得更多市场竞争优势,必然会针对各细分领域制造更多满足用户个性化需求的高空作业产品,也为租赁商开拓新用户提供有力支撑。


如今,如何应对2020年疫情带来的影响成为众多高空作业平台租赁公司当务之急。由于中国疫情基本已得到控制,全国各行各业也已纷纷复工生产,高空作业平台使用率最高的建筑工地绝大部分也已恢复正常。高空作业平台市场需求也逐渐恢复正常。但一直困扰租赁公司的价格却更为严峻,我们拿最为普遍的10米剪叉式高空作业平台举例,早在2012年,西南地区一台的月租金是8000-12000不等,到2015年月租金降到6000左右,2016年月租金降到4000-4500左右,2017年月租金降到3500左右,2018年月租金降到3000左右,2019年月租金降到2500左右。然而到今年开工以来,从各租赁公司打听到月租金最低已降到1300。2020年疫情之下高空作业平台生产、销售和租赁公司将何去何从?我们只有等待市场的检验!